中国印刷行业网_中国印刷技术协会_中国印刷杂志社_印刷_印刷杂志_印刷网_印刷行业权威信息发布网站
当前位置: 首 页 > 人 物 志 >

施乾平:执匠人之心 铸就大国品牌 践行中国梦

时间:2019-08-15 10:50来源:《中国印刷》杂志 作者:李婧 点击:

编者按:

20年来,施乾平以匠人之心,琢时光之影,不论风云如何变幻,他都像一根定海神针,让JHF在自主研发、技术创新、合作共赢理念的引领下,沿着正确的方向,以自主可控之魂大步前进。

● 文/本刊记者 李 婧

“他们往往不会站在前台锋芒毕露,相反,他们沉默内敛、谦逊为怀的个人特质和不屈不挠的专业精神齐集于一身……”吉姆·柯林斯在《从优秀到卓越》一书中如此描述创造卓越型企业的“第五级领导”。

这句话用来形容北京金恒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JHF”)董事长施乾平再合适不过了。

他是我国工业数码喷墨打印机、数码喷绘机的开拓者;曾荣获中国侨联“新侨创新创业杰出人才”称号、2017中国公益年度人物、济南市优秀企业家、济南市五一劳动奖章、“2018影响济南”年度经济榜样……诸如此类的奖项不计其数。

大多数人看到的是JHF征战市场的荣耀时刻,并惊叹于施乾平如此年轻就已经在实业里开辟出“属于”自己蓝海,却少有人深入思考为什么是他。

常有人说“时势造英雄”,施乾平也曾在采访时表示,“我是改革红利的最大受益者,赶上了中国高速发展的好时代。”

纵观JHF一路以来的“快速”成长,或许有些时代的“红利”成分,但是能在更迭换代速度极快、日新月异的时代中站稳脚跟二十年,并在行业动荡、探索转型的变革期中一直保持向上生长的动力,没有过硬的实力、超出常人的专注与坚持,“运气”再好恐怕也做不到。

追究其本质,施乾平始终只以“匠人”的姿态专注于一件事,即中国工业打印的发展。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就是不会轻易妥协、放弃,这条路走到天黑,走到天亮,走到天黑再走到天亮……”

“找寻”初心:以品牌之力破局 初战告捷

2019年,JHF迎来了成立的第二个十年,也是施乾平进入工业打印机行业20年。这期间,他凭借自己的专注与创新思维带领JHF一骑绝尘,走在了世界前沿。他是中国工业打印市场兴衰与变革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谈到进入行业契机,施乾平告诉记者源于自己的“爱国情怀”。

1999年,26岁的施乾平为了填补国内产业空白,怀揣着塑造民族品牌的追求,在北京中关村创立了北京金恒丰科技有限公司,开始着手开拓中国工业打印机的自主制造领域。这一年对他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与很多同行一样,JHF也从生产大众化的普通打印机,也就是当时最热门的普通油墨耗材喷绘机开始。善于思考钻研的施乾平带领着初创的金恒丰团队在2000年生产出第一台数码喷绘机,开创了数码技术在喷绘打印领域的应用先河。他坦言,当时喷绘机的利润非常大“成本五万块钱的机器,市场价可以卖到三四十万,日子过的很是舒服。”可这不是他的初心。

由于工作需要,施乾平经常到全球各地参加行业大大小小的展会,但他发现居然没有一台国产机器,没有一个中国品牌可以和国际品牌同场竞技,这让他很受打击,也开始重新审视企业的业务布局,他意识到仅仅跟随国内“市场热潮”做设备——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这条路是行不通的,这样的“繁荣”是不会长久的,要想企业发展壮大,走向国际市场,必须走品牌化之路。也就是从那时起,施乾平便坚定了创立国产工业打印机知名品牌的想法。

2002年,JHF旗下威斯特(VISTA)和猎豹(LEOPARD)两个品牌数码打印机相继上市,但受限于企业的影响力,产品在市场始终无人问津,得不到认可,无法打开销路。为了让代理商能销售JHF的产品,施乾平向客户承诺:“用坏了保证修,修不好保证换,没法换保证退”,目的就是让客户感受到JHF决心深耕领域的勇气和对品牌质量的自信。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在客户面前说过,中国的工业打印机,如果最后一个企业倒下了,那这一定是我,我一定坚持到最后。”最终,施乾平用真诚和品质得到了客户的信任,逐步打开市场。2004-2005年,JHF在广告打印领域市场份额已位居全国第一。

“初战告捷”并没有让施乾平和JHF停下脚步,他们又将目光锁定了彼时国际广告打印更为先进的技术——高精度UV喷墨打印机,为自己定下了又一个不容易的“目标”。

“回想企业初创这几年的时间,很庆幸让我们经历了各种挫折,面对、处理各种困境,让一次次危机转危为安。我想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磨练了我们耐心,让我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更加专注今后要做的事。那段时间所做的产品技术含量虽然不高,但无疑为企业的后续发展奠定了基础。”施乾平如此说到。

执着匠心:深耕细分领域 助推品牌价值提升

与JHF品牌数码喷绘产品一同“崛起”的还有“山寨机”。在他的记忆里,那时的模仿者、跟随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且越来越多,使得市场陷入无秩序的竞争,且日趋激烈,危机也越来越多。

彼时的欧美国家开始陆续颁布法令,要求生产环保打印机,随之,一种环保的、光固化技术开始推向市场。反观当时中国市场,由于技术所限,国内生产的工业打印机使用的耗材并不环保,打印出来的成品不仅污染大,而且气味重。2013年前单台设备售价在100万元以上的高端打印机,100%都来自进口。施乾平笃定“环保打印”绝对是全球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因此,他果断将“深耕更加高端的环保打印机细分市场”作为企业未来发展的新蓝海。


JHF董事长施乾平参加“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

要知道,当时正值国内喷绘机市场的“黄金时代”,高端UV喷墨打印机还不被国内市场所认可的,何况还是国产品牌。施乾平的这个决定在当时来看是大胆又冒险的。

“公司内部很多人反对我的选择,认为我们做喷绘机已经非常赚钱了,没必要冒风险去走一条艰难而前景不明的路,但我不认为是冒险,换句话说,这个时候我会更珍惜自己所把握的短期内大家没有看到的窗口机会。”

由于工业打印机技术源于国外,中国企业大多都是学习或者做中低端产品,技术的严重落后,无疑是施乾平面临的最大、也是最难攻克的壁垒,迅速组建一支具有专业能力的研发队伍才是实现“梦想”的关键。

2008年金融危机带给施乾平“梦想照进现实”的机会。此时很多大企业开始裁撤高薪人员,未被裁员的很多也面临减薪降薪的问题。于是,他抓住契机,从业内国际知名企业旗下招来大量拥有丰富的技术积累的技术骨干和管理专家,建立了JHF的研发团队。

在强大的科研力量支持下,2010年,施乾平带领JHF率先研制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5米宽幅面UV数码打印机,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他用成果证明了中国制造也可以比肩世界,这是JHF进军高端环保打印机的第一步。

然而市场是残酷的,当这台代表行业领先技术的产品问世时,却因为高昂的售价让许多客户顾虑重重,销售一度处于停滞状态。当时国内高端工业打印机市场全部被国外品牌垄断,单台起步售价百万的机器,都是国际知名的大品牌,国产工业打印机一般售价在十万到三十万之间,好一些了也就卖到四十多万。


金恒丰与富士公司强强联手在IGAS印刷展上推出最新机器

“面对相似价格与品质的高端打印机,国内顾客总会习惯性地选择国际名牌,而非中国本土品牌,我们与其竞争并没有任何优势。”

面对市场和内部的双重压力,施乾平依然选择了坚守和攻关。施乾平说,“我属于那种一旦做了决定,就坚持去做的人。即使在过程中,会有人不理解、不认同,但我会选择依然坚持努力,直到把事情做成功。因此,我认定了打印领域,我就要做全球打印设备的领导者,在这个行业做专、做实、做强、做长。”

2010年,JHF历经两年潜心研发出中国首台高端5米宽幅UV工业打印机,但市场并不买账,只因国产品牌定价百万。直到2013年,这台第一代机器依然是“零”售出的状态。这让施乾平意识到,别说是国外,就是国内对国产品牌,尤其是对高端品牌都存在偏见。如何破局,让客户花同样的钱,放弃世界知名品牌,赢回市场主动权,是摆在他面前的又一个“难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